如何看待“中国天眼”给科研人员10万年薪

0 28 0

今天这则新闻《验收在即,“中国天眼”10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》引起了巨大争议,“10万年薪”和“难觅科研人才”一起放在标题里,简直构成反讽。

2017年9月28日,中国贵州射电望远镜“天眼”接收到一个来自外太空4光年外的可疑信号。


2017年9月29日,霍金郑重向中国警告:“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”


2017年11月1日,经过对外星文明接触各种可能性的慎重考虑和分析,决定不能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并认为中国不回答其他国家也会回答,而且指出这次的交流也许可以引发全人类科技的大跃进,中国决定回答。


2018年5月6日,科学家宣布了发现了太阳的分层结构,可以利用太阳当作一个电波放大器,将人类的信号扩大发送到宇宙中。


2018年5月7日,霍金最后一次警告中国:“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不要回答!”

2018年6月14日,中国用太阳向接收4光年外信号的方向,回复了一封信息。内容包括地球行星概况、地球生命系统概括、世界历史基本信息、全部信息为17.5KB。历史学家命名这一天为“回复日”。


2018~2026年,人类度过了最后平静的八年。


2026年7月9日,全球射电基地同时收到了数以万计的宇宙信号,全部来自四光年外的同一个方向。面对如此反常的信号,人类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和恐惧。


2026年7月10日,联合国紧急召开会议,共同研究外星信息内容破译,并宣布全球进入战备状态。


2026年7月30日,在这段时间地球每日都在持续接收大量外星信号下,联合国外星信息解译小组成立了,集合了所有世界顶尖级科学家,并马上投入到对这几万条外星信息内容的破解翻译工作中。


2026年8月26日,联合国确定了一个国际性的合作方案,并正式启动了人类逃亡计划,各国拟定经济节省计划,控制人口计划,并开始投入全力研究宇航技术,建造太空舰队。此时,地球每天收到的外星信号越来越多。人类知道,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


2027年9月22日,一年后,正当全球火热造飞船时,外星信息解译小组对外宣布,解译程序终于开发成功!


2027年9月23日,在联合国大厦的会议室里,各国首脑紧张地盯着屏幕,程序显示这几万条外星信号都系同样一个信息,随着电脑的破解,一行字清晰地显示在屏幕里,人类终于第一次读到了来自宇宙中另一个世界的信:

你们年薪才10万?

20181029152048170.jpg

“中国天眼”也就是FAST,是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项目,是去年去世的南仁东老先生的心血之作,更是代表中国大科学装置的一张名片。这个项目将要验收了,但缺乏用好这个大装置的人才这一问题正在浮现出来。

我们来看看FAST总工程师、研究员姜鹏自己的说法,他说,2009年他博士毕业,看到FAST最初的招聘,觉得“这个项目可能是一个忽悠人的项目。”

当时,负责人南仁东认真看了姜鹏的简历,抬起头,直截了当地说:“就你这简历,毕业后想在中科院系统其他研究所也不太好找工作吧?”

根据官方宣传材料里的这些说法,尽管姜鹏表达毕业被“忽悠”进FAST,是为了说明自己在山沟里一蹲8年,进而体现创3项世界第一的FAST项目多么不易,但却摆明了这个项目在创立之初就遭遇了人才问题。

而南仁东去世之后,谁来接班当FAST的首席科学家?这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,南华早报去年报道说,中国政府正寻求雇佣一位外国人来当这个项目的首席科学家,统筹望远镜的日常运作,除了开出免费住房的条件外,还有120万美元年薪。但目前还没有招到人,招不到人的原因,很可能是因为该工作所带来的挑战和需要的技能水平太高,以致合格者寥寥。

具体条件有多高呢?必须要有20年参与并领导大型射电望远镜项目的经验,同时必须要在名牌研究所或大学担任教授或与此相当的高级职位。中国科技大学的空间物理学教授王廷贵对南华早报说:“这些要求非常高,把大部分天文学家都排除掉了。合格的人我一只手都能数过来。”

尽管中科院后来指出南华早报的报道失实,但也没有对相关事项给出有细节的正面澄清。无论如何,FAST还没有定下一个简洁的中文名号,还没有一个官方网站,还没有公布首席科学家的接班人,这都是事实。

去年底的时候,FAST公开招聘过一轮,据说只招到半数科研人才,与预期相去甚远。“来的人不多,选择面窄。”

当时招聘的要求,具体可以在以下链接看到:

http://www.nao.cas.cn/xwzx/rczp/201712/t20171220_4921473.html

这次,FAST要招聘24人,涉及数据处理、数据中心运营和通信维护等岗位,要求科研人才能够长期在FAST现场工作、英文水平良好,有部分岗位还要求能够胜任夜班工作。

那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?真正的荒无人烟,望远镜周围5公里内9110位居民都被迁走了,驻地人员与外面的生活仅能通过固定电话、台式电脑。当然生活设施还不错,“星级酒店般的住宿环境、花园式的办公场所”。

20181029142328560.jpg

之前姜鹏这样介绍团队:他们简单而善良,一心向科学,却常常孤独,以宠物为伴。他在演讲时还对台下的姑娘们说,“照片里的这两个单身帅哥,如果有美女到我们FAST现场去参观的话,我非常希望你把他也带走,这还有他的电话。”

20181029142347122.jpg

从之前的招聘要求来看,除了2个岗位需要博士学历,别的岗位都只需要本科以上甚至专科以上的学历,包括运行维护人员、软件工程师、机械工程师、电气工程师、电子工程师等等。笼统地都称为科研人员确实会引起一些误会。

不过招聘为聘用制,在工作相应年限后,表现优秀者方可入编,这样枯燥、孤独的工作和生活状态,加上10万年薪的待遇,招不到人的原因是再显然不过了。

既然是外聘,完全应该用更市场化的待遇标准。10万年薪,中科院在北京招一个应届生可能确实也高不了多少,但越是偏远地区完全应该得到更高的补贴,何况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工作。而且从招聘要求看,许多岗位需要工作经验,不能直接对应应届生的标准。

“中国天眼”遇到了这么多人才问题,就没有解决办法吗?既然前期已经投入了这么多财力,克服了那么多工程技术难题,甚至当地居民也做了牺牲,大家当然都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
前几天马化腾在知乎上问:“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?”,马化腾之前还说,中国基础学科非常薄弱,移动支付的发展只是表面辉煌,实际上如同“沙滩上建楼,一推就倒”。

既然马化腾这么关心基础科学,那么他就应该理解什么是基础科学。FAST项目就是基础科学,是短期内看不见收益的,是很可能对互联网科技产业不会产生什么影响的。但中国基础科学的投入确实很薄弱,美俄在研发经费中基础研究经费占到15%-20%,中国只占5%。

对新生的互联网产业,国家的支持力度一直比较大,财政部最近还公告称,部分互联网企业逃避税问题较突出。此外,互联网公司享受了中国教育培养的大量优秀理工科人才,而价低质优的中国公立教育是政府买单的。国家扶持互联网公司,输送人才,互联网公司回馈社会也是理所当然。社会的发展需要多元化的人才,多元化的创新,在互联网科技如火如荼的同时,基础科学中缺乏直接应用的创新得不到合理的定价,这正是“沙滩说”的问题来由。

马化腾既然有了“沙滩说”,“中国天眼”这样的标志性项目他是否愿意赞助呢?腾讯能否结合自身业务优势,为FAST的科研人员与外界通信交流做一些专门的支持呢?

2018胡润套现企业家30强不久前公布,马云被说成套现110亿居首,阿里回应说,减持股票用以公益,是兑现公益承诺。我查了一下,胡润的说法是,马化腾套现了24亿元,如果拿出一小部分成立基金,专门支持基础科学,相信能够为“沙滩”问题的解决出一份力。

其实马化腾自己也说,饶毅教授就给他提过建议:“国家很多大学对基础学科的人才需求很大,但由于很多大学经费是有限制的,所以说业内这些企业,包括很多基金会,能不能重点针对一些基础学科的这些科学家,吸引他们回国,来到各个大学,资助他们去做基础研究?”

资助科学家做基础研究,不能只是针对海外已经成名的科学大腕、大牛,更应该赞助年轻人,赞助FAST项目所招聘的那些做基础工作的一线人员,我相信后者更需要雪中送炭。

0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如何看待“中国天眼”给科研人员10万年薪
返回顶部